《九把刀》《獵命師傳奇》的前傳 臥底
《九把刀》《獵命師傳奇》的前傳 臥底
《九把刀》《獵命師傳奇》的前傳 臥底
《九把刀》《獵命師傳奇》的前傳 臥底

《九把刀》《獵命師傳奇》的前傳 臥底

二手
HK$25
Hong Kong

分享呢樣產品俾朋友

有書膠保護,保存極佳。 內容節錄 “鄭聖耀,你長大以後要做什麼?”   “我要當漫畫家。”   放學後,國小低年級的大象溜滑梯上,小男孩與小女孩背著書包,等著雙方家長接他們回家,他們是同班同學,住的地方也不過隔了兩條街。   男孩跟女孩舔著甜筒,那是男孩花光身上所有的錢,向學校福利社的歐巴桑買的。   男孩一直喜歡女孩,上課時他老盯著女孩那兩根小辮子發愣,也常常送女孩一些小叮噹橡皮擦、淘氣阿丹貼紙等小東西,他最喜歡的時間就是放學後,跟女孩坐在溜滑梯上等待回家的時刻,因為他們的爸爸媽媽常常很晚來接他們,晚到其他小朋友幾乎都走光了,“哈哈!男生愛女生!”這類的嘲笑也跟著走光了。   所以,他們總是可以盡興地亂聊。   女孩心裡也喜歡著男孩,雖然他常常看起來一副靈魂出竅的呆呆模樣,但她知道男孩很善良,她喜歡看他喂流浪狗的專注表情,不管工友伯伯怎麼責駡男孩,男孩總是將早餐三明治中的火腿片留著喂狗。   她注意到,男孩喂狗時並不將火腿片丟在髒髒的地上,而是將火腿片放在掌心由狗兒咬去,這種貼心的小動作溫暖了女孩的心。   “可是你畫圖畫得比我差耶?”女孩說。   “我會努力練習啊,那你呢?”男孩問。   “我爸爸叫我當老師,可是我想當女太空人。”女孩嘟著嘴。   “當女太空人很好啊!”男孩說,吃掉最後一口甜筒。   一條流浪狗拾階走上溜滑梯,站在男孩的身旁猛吐舌頭;它叫做麥克,是男孩為它取的名字,它剛剛啃過男孩吃了一半的早餐,此時也是麥克一天中最期待的時光。   “今天最後一次了麥克!”男孩說著,將書包交給女孩,把麥克抱在懷中滑下長長的溜滑梯,麥克興奮地大叫。   女孩看著溜滑梯下的男孩與搖尾傻笑的麥克,不知怎地,女孩心中有種非說不可的感動。   “那以後我嫁給你好不好?”女孩大叫。   男孩嚇到了,但他的臉上盡是隱藏不住的喜悅。   “好哇!”男孩小聲地說,頭點個沒完。   在小學二年級,一個叫聖耀的小男孩找到他人生第一次愛情,那時他坐在溜滑梯下緊張得不知如何是好,一頭叫麥克的快樂流浪狗在他的臉上留下好多口水。而女孩坐在溜滑梯上笑著,拿著快要吃完的甜筒。   男孩覺得自己很幸福。   但,這不是一個愛情故事。   女孩最後並沒有嫁給男孩。   那天聖耀的爸爸接他回家後,過了半小時,女孩的家長著急地打電話詢問聖耀女孩的行蹤,聖耀嚇哭了,他整夜未眠。   他不該留下女孩一個人的。   從此,女孩一直都沒在校園裡出現,身旁的座位、溜滑梯、秋千、翹翹板,全都不再有女孩的身影,聖耀很傷心。   有人說,小女孩被綁架撕票了,但聖耀根本不相信,因為小女孩的家裡一點都不富裕,員警一定是什麼地方弄錯了。   而且,女孩自己說要嫁給他的啊!怎麼會莫名其妙地消失?   “不要哭,男孩子要勇敢一點。”聖耀的爸爸這樣說,拍著聖耀的肩膀。   聖耀的爸爸是個溫柔的大傢伙。   “嗚~我不要勇敢~我要佳芸回來~~”聖耀哭著,站在佳芸破舊的小房子前,希望牆上的尋人啟事能夠早日撕下。   那時,聖耀第一次感受到自己身上悲哀的命運。   那時,他還不知道,那股悲哀的命運開始牽繫著他、糾纏著他,至死方休。   同一年,聖耀的爸爸也失蹤了。   沒有人知道聖耀的爸爸去了哪裡,也沒有人在河邊、山上、竹林裡發現聖耀爸爸的屍首,美好的一切被蒸散成海市蜃樓,不再被依靠。   過了兩年,聖耀的媽媽絕望了,她帶著年紀小小的聖耀改嫁到一個有錢的醫生家裡,那醫生是聖耀媽媽高中時的男朋友。   醫生對聖耀很好、也儘量照顧到聖耀思念親生父親的心情,醫生很體諒聖耀遲遲不肯叫他爸爸的原因:聖耀始終相信他親生父親還活在世上的某個地方,只是為了某種原因不能跟他們母子見面。   但是,聖耀對醫生叔叔感到十分愧疚,因為他知道醫生叔叔一直努力爭取在聖耀心中的認同,但聖耀一直到國中一年級,還是只稱呼醫生為叔叔,聖耀生怕他一旦開口稱呼醫生叔叔為父親,他的親生爸爸就永遠不會再出現了。   而今天,在這個特別的節日,聖耀終於決定給醫生叔叔一個特別的禮物。   “今天是父親節,這是送給你的。”聖耀拿出一個黑色的帶子,裡面裝了一顆深灰色的名牌保齡球。   “謝謝!叔叔好高興!”醫生叔叔笑得合不攏嘴,他是保齡球的業餘高手。聖耀在父親節送他禮物,這還是三年來頭一遭,其中的深意他當然明白。   “我不知道你的手有多大,所以沒有鑽洞。”聖耀說,他看見醫生叔叔開心的模樣,他自己也跟著愉快起來。   “謝謝,我愛你。”醫生叔叔親吻了聖耀的額頭,令已經國一的聖耀耳根發燙。   “我也是。”聖耀囁嚅地說。   那一天晚上,醫生叔叔開著賓士轎車,喜孜孜地去運動用品店鑽保齡球的指洞後一小時,聖耀的媽媽就接到一通醫院的緊急電話,電話的那頭傳來醫生叔叔的死訊。   醫生叔叔在等待紅綠燈的時候,被酒醉駕車兼逆向行駛的混蛋撞個正著。   唯一慶倖的是,因為有安全氣囊保護的關係,所以醫生叔叔還來得及說完幾句遺言:   1.好痛。   2.別動那裡。   3.痛死了。   4.快注射高劑量的嗎啡。   5.好痛啊。   6.謝謝你,聖耀。   聖耀就這樣失去第二個父親,就在他認同這個溫柔的男人為父的那一天。   “你怎麼這樣倒楣?”   “我自己也很想知道。”   聖耀歎了口氣,在桌子上亂塗亂畫。他雖然已經不想當漫畫家了,但他還是有一雙靈巧的畫手。   今年聖耀剛上國三,雖然他補習課排得滿滿的,但他的功課卻未見起色,總是在班上的最後幾名打轉。   “後來呢?你媽媽不是又嫁人了嗎?”一個眉清目秀的女孩子問道。   她叫什麼並不重要,因為她的命運正與聖耀的命運產生某種聯繫。   “對啊,她嫁給開計程車的王爸爸,後來又嫁給現在開貨運公司的張叔叔。”聖耀說,關於這個答案,他自己也很無奈。   “又嫁了兩次?”女孩眼睛睜得好大。   “嗯,王爸爸死了,走在街上被摔下的招牌砸死的。大家都說我媽媽有克夫命,讓我媽媽很難過,只有我知道不是,其實是我害死了三個爸爸。”聖耀說,他對自己的命運開始有些模糊的揣測。   “為什麼?不要這樣想啦!”女孩安慰著聖耀。   “是真的。”聖耀把頭輕輕敲向桌子,敲著敲著。   第一個爸爸失蹤了,第二個爸爸跟第三個爸爸都在聖耀認同他們為父的日子橫死,這令聖耀懷疑自己身上是否背負著克父的厄命,所以,不管現在開貨運公司的張叔叔對他多好,聖耀都冷漠以對,深怕張叔叔又給自己克死了。   “今天放學後你有補習嗎?”女孩突然問道,臉紅了。   “有啊,不過不去上也沒有關係。”聖耀說,拿著橡皮擦拭去桌上的塗鴉。   女孩幫忙聖耀將擦屑撥到桌子下,又說:“那我們去拍大頭貼好不好?我發現有一台新大頭貼機器在我家路口。”   聖耀心中一甜,他是喜歡這個女孩的。   “嗯。”聖耀笑說,女孩看到聖耀臉上的笑容,也在心中舉起勝利的手勢。   隔天,聖耀背著貼有女孩跟他大頭貼合照的書包,騎著腳踏車愉快地來到學校,但旁座的女孩卻沒有出現。   到了中午,禿頭導師帶來一個令人難過的噩耗:女孩昨天放學回家時,遭街頭警匪槍戰的流彈誤擊,經過一夜的急救卻告失敗,請同學為她默哀一分鐘。   聖耀傻眼了,他的眼淚一滴滴落下,落在鉛筆盒上的大頭貼上。   大頭貼上的兩人臉貼著臉,旁邊寫著“乾哥乾妹firstday!”,聖耀不明白為什麼自己再度失去生命中重要的人。   他拒絕明白。   因為他害怕他看不到的陰暗魔手。   “為什麼會這樣?”   聖耀自己問自己,他心中的恐懼與悲傷各占一半,隱隱約約,他知道自己的人生完蛋了。   過了一個月,學校要畢業旅行了,目的地是墾丁,聖耀帶著滿腹的苦悶坐上遊覽巴士,歎息女孩無法同大家玩樂。   聖耀的三個摯友知道他心情惡劣,沿途刻意跟他談天說笑,四個人擠在車後打牌,從梭哈、大老二、撿紅點、二十一點,一直玩到抽鬼。   但抽鬼才玩了三輪,大家的臉色卻頗異樣。   聖耀已經連續三次從一開始就拿到鬼牌,但在頻繁的相互抽牌裡,卻沒有人抽到過聖耀手中的鬼牌,一次都沒有。   鬼牌好像黏在聖耀的手指上,誰也無法將它扯掉。   “不要玩了好不好?”聖耀突然說,臉色極為蒼白。   “嗯。”千富假裝冷靜。   “好啊,玩別的吧。”國鈞也說,顫抖地洗著牌。   “看錄影帶啦,都不要玩了。”志聰比較膽小。   其實玩什麼都不重要了,因為遊覽車在瞬間翻覆,速度之快,車廂內幾乎沒有人來得及發出應景的尖叫。   等到車子四輪朝天地躺好,女生盡情扯開喉嚨時,聖耀卻盯著三個血流滿面的摯友發愣。   他知道躲在自己陰暗命運中的魔手再度伸出,奪取自己的人生的一部份。   血在聖耀四周滴著。   千富、國鈞、志聰,眼睛睜得大大的呆看著聖耀,無言地詢問聖耀身上不安的恐怖力量是怎麼回事,聖耀恐懼這樣疑惑又無助的眼神,卻又無法回避好友臨死前的目光。他知道是自己害了他們。   後來意外過後的傷亡清點,更印證了聖耀心中默默演算的恐怖公式:車上所有的師生都只有輕微的擦撞傷,只有車後的三個學生死亡。   恐怖的公式,推演出絕望的人生。   “是不是跟我有親密關係的人,都會死掉?”聖耀痛苦地問。   “一點也沒錯。”算命先生篤定地說。   “每個人都會死,只是遲早的事。”算命先生自以為幽默地說。   “幹!”聖耀大罵,站起來就要走。他不認為自己命運有任何可笑之處。   “年輕人真開不起玩笑。”算命先生努力撐起笑臉,拉著聖耀請他坐下。   算命先生仔細打量著眼前這位穿著國中制服、滿臉氣憤的小夥子,猜測他腦子到底裝些什麼,自己應該如何將他身上的錢掏個一乾二淨。   地下道裡還有五、六個以算命維生的老江湖,算命先生若不把聖耀喚住,這筆活生生的生意鐵定飛到別的攤子。   “說完了你的故事,該把你的八字給我算算吧?”算命先生拿著毛筆,煞有介事地將聖耀念出的出生年月日時辰抄在紅紙上,滿紙騰墨,他可是這個地下道有名的“王飛筆”。   聖耀期待地看著算命先生的毛筆時而飛揚、時而頓挫,王飛筆一皺眉,聖耀的心就往下沉了一寸,算命先生微微點頭,聖耀的眼睛就睜大了一分。   “有沒有解?可不可以改運?”聖耀急切問道。   王飛筆心中嘀咕著,他開始懷疑這位命運乖違的少年剛剛說的故事是不是編的,要來考驗他的真功夫?   “小朋友,你的命盤雖稱不上大富大貴,但也是中上之姿,命中且無大災大難,更時有偏門小財,功名不遂,但你天性善良純樸,故能立小家小業,四十歲許還有機會聚大財,就算你把命盤給別人算,也是差不多的說法。我說你……剛剛的故事是編的吧?”王飛筆淡淡地說。   “當然不是編的!我為什麼要把錢浪費在編故事上?”聖耀微怒。   “你的五官堂堂,面貌格局尚佳,唯一的缺點是略犯桃花,但這也不是什麼罕見的缺失啊?若說你的遭遇奇慘,這也不對,你的印堂紅潤,絲毫不見發黑患紫之相。真是怪了。”王飛筆沉吟著。   聖耀知道王飛筆並沒有在唬弄他,但他身邊的人一個個橫死非命,卻也是不爭的事實。   “把你的手給我看看。”王飛筆看著聖耀狐疑的眼神,開口說道。   聖耀將左手遞給算命先生,手掌打開的瞬間,王飛筆竟嚇得大叫,往後摔倒在地。   “怎麼?”聖耀的心中有些害怕,又有些高興;害怕的是,或許王飛筆看出他命運中某個恐怖的缺陷,高興的是,既然知道缺陷是什麼,應該就有機會彌補!   “不要靠過來!”王飛筆嚇得踢翻椅子,阻止聖耀將他拉起來。   “我的掌紋很怪嗎?哪裡怪?”聖耀突然害怕起自己的掌紋,甚至不敢看它。   “對不起!我跟你說對不起了!對不起!求求你走開!”王飛筆歇斯底里地叫著,眼淚甚至快掉下來了。   聖耀在這樣妖異可怖的氣氛下,自己也給嚇得發抖。恐懼仿佛自手掌上擴散開來,變成可以觸摸的魔物,更可怕的是,它就長在自己的身上!   “我該怎麼辦?”聖耀呼吸有些困難,大聲問道。   “快走快走!是我的不好!是我的不對!”王飛筆哀求著,卻不拔腿逃走,難道是腳軟了?   此時地下道裡其他的算命先生全都聚了過來,他們很好奇一向飛揚跋扈的王飛筆怎會倒在地上鬼叫,難道是拐錢被揭穿了?   “大家救我!救我!”王飛筆幾乎慘叫。   “什麼事大驚小怪的?”瘦高的老算命師眯著眼說,向冷汗全身的聖耀看了幾眼。   一個胖大光頭算命仙哈哈一笑,他叫胖八卦,畫符鎮邪是他的專長,說:“再可怕也不過是七衰九敗,要不就是死煞聚頂,至多是天煞孤星!”   王飛筆慘白著臉,並不答話,只求得逃離現場。   “請幫我……請幫幫我……”聖耀緊張地打開雙掌,平舉齊胸。   “操你媽!”胖八卦大吼,迅速從懷中掏出一疊鬼畫符撒向聖耀,往後急躍,一顆胖光腦袋砰然撞到牆壁。   “我的掌紋很恐怖?快救救我啊!”聖耀幾乎要暈了,尤其在這翩翩飛舞的符蝶中。   其他的算命先生一個閉目誦經,一個瘋狂在額頭上結各種密宗手印,一個倒真的拔腿就跑,雖然他邊跑邊跌倒。   唯一堪稱冷靜的,就是瘦高的年邁算命師,他儘管雙腳發抖,卻還像個高人模樣。   “老先生!你一定要救我!”聖耀哭道,立刻就要拜倒。   老算命師大吃一驚,急忙大喊:“千萬別跪!我幫你看看!”   “真的?”聖耀不禁面露喜色。   老算命師歎了口氣,引聖耀來到他的小攤子前,說:“我這個老傢伙也沒什麼了不起,本事並沒有比其他幾個同業高明,只是勝在我一把年紀。”   聖耀心想:年紀大一點,果然比較有世外高人的風範。   “老傢伙少活幾天也沒什麼了不起,哈。”老算命師乾笑,其實他心底也是怕得要死,但他有副好心腸,他不忍心這年輕人孤單地面對可怖的凶命。   “我……我到底?”聖耀的嘴唇發白,擦了擦眼淚。他不明白,自己又不是什麼壞蛋,憑什麼要帶著這麼恐怖的機車掌印。   “你沒有掌印。”老算命師捧住茶杯發顫,茶杯還未就口,茶水已濺出杯子。   “我有啊!”聖耀眯著眼,害怕地確認了自己的掌紋。   掌紋四平八穩地躺在掌心,理絡分明。   “那不是掌紋。”老算命師深深吸了口氣,鼓起勇氣說。   “不然那是什麼?”聖耀的眼淚又掉了下來。   “那是惡魔的臉。”老算命師的假牙發顫。   空蕩蕩的地下道,頓時刮起陰風陣陣。   聖耀張大了嘴,汗水啪噠啪噠滴在木桌上,老算命仙潤了潤朱砂筆,示意聖耀把手掌打開。   “這個掌紋活脫就是一張惡魔的臉。”老算命仙用朱砂筆在聖耀的手掌上,順著掌紋的脈絡畫出一個極其恐怖的魔鬼臉。   聖耀的左手劇烈發抖,鮮紅的朱砂宛若死亡呼喚的烙印,深深炙在他的掌心。   “不過,小子,我們怕的不是這張臉,而是你打開手掌的時候,有種很絕望又恐怖的氣息從手掌中竄流出來。”老算命仙放下朱砂筆,閉上眼說道:“這是很直接的,只要有過幾年靈修的人都能立刻察覺,所以大家才會那麼害怕啊!”   “有救嗎?我……我還有多……多少日子好活?”聖耀咬著嘴唇。   “要死,你應該已經是個死人了。”老算命仙把朱砂筆折斷,丟在一旁的紙錢簍裡,又說:“但,小子,這麼絕望的命根找上了你,你卻還沒能死,可見大有道理。”   “我看……我……我看沒什麼道理!”聖耀完全無法理解。   老算命仙若有所思地說:“說說你的事?任何你覺得應該說的事。”   於是聖耀便將自己悲慘的一生匆匆簡述一遍,還加上自己歸納出的恐怖公式,老算命仙邊聽邊發毛,他這輩子聽過的怪事莫此為甚,比起什麼厲鬼勾魂都要可怕得多。   “說完了。”聖耀自己也感毛骨悚然,說:“我有救嗎?還是我乾脆自殺算了?”   “我不知道,我在這裡擺攤擺了二十多年了,對於這樣的凶煞掌紋,還有這樣的人生,都還是第一次見到。”老算命仙誠實地說:“也許這幾天我翻翻幾本掌譜研究一下,或可得到一些猜測,你活得越久,就越可以跟我的猜測相互印證。”   聖耀按耐不住,大聲說道:“難道你現在不可以給我一些建議?或是畫幾道符貼在我身上?或是把我的手掌給砍下來!”   老算命仙忙道:“那些都不會有用的,除了死,你完全沒法子擺脫這個凶命。”   聖耀感到失態,說道:“對不起。”   老算命仙低眉沉思片刻,說道:“我猜想,目前的猜想……就跟你認為的公式很接近,你的人生就像一場淒慘的瘟疫,所有沾上你人生的人,越是親密、越是靠近你人生的親朋好友,就越會被你的人生吞噬,然後茁壯你的凶命。”   聖耀並沒有懷疑老算命仙的話,他仿佛已作了這樣糟糕的打算,但他忍不住問道:“那我媽媽怎麼沒事?”   老算命仙皺眉道:“或許快了。”   聖耀一驚,急道:“如果我自殺了,我媽媽可不可不死?”   老算命仙忙道:“千萬不可做如此想!你要知道,是凶命找上你,而不是你找上凶命。要是你死了,凶命還會找上別人,直到凶命的使命達成為止!要是你能夠跟凶命諧和一致,就可以避免其他人受害!”   聖耀大哭:“我怎麼可能跟這只魔鬼手諧和一致!”   老算命仙篤定地說:“你到現在都還沒死掉,可見你一定有跟它恐怖共存的因緣!”   聖耀的哭聲不止,一個國中生怎能接受自己跟恐怖凶命有某種緣份?   老算命仙連忙安慰道:“你奇特的命運一定具有某種了不起的價值,古來聖王將相皆有旺陽天命相授,你的凶命極陰奇敗,有說不出的恐怖怪異,但它選上了你,可見你將有無比驚人的未來!”   聖耀哭得更厲害:“那你的腳為什麼一直發抖!”   老算命仙汗涔涔,說道:“老傢伙時日無多,但也對莫名橫死心存畏懼啊!”   聖耀幾乎要崩潰了,他是個善良的孩子,他憎恨擺脫不掉的凶命,卻也不願將凶命拋給無辜的別人。他深刻瞭解這種不斷失去親朋的悲傷。   但,若他不將凶命拋給別人,所有跟他關係親密的朋友、親人,也都將死得乾乾淨淨,他們又何嘗不是無辜的呢?   “那我該怎麼辦?”聖耀的頭用力撞向桌子,那是他消解壓力的方式。   “我也不知道。小子,你別在這裡坐太久,要是你跟我太熟,老傢伙明天就要歸西了。”老算命仙緊張地說:“要是我想到什麼建議,你來找我,我就把它丟在地上,你自己撿起來瞧。”   聖耀點點頭,傷心地走了。   “凶命善人,真是可悲的絕配。”老算命仙歎道,看著聖耀的背影遠去。   故事,才正要開始。   “我該怎麼辦?”   這句話在聖耀的心中盤旋已久。   這樣的人生已經毫無意義可言,親人跟摯友即將一個一個死於非命,這樣的人生簡直是個屁,而且是個孤單的悶屁。   “我不能上高中了吧?”聖耀看著天花板,心想:要是我上了高中,那麼我將不能有新朋友,因為新朋友很快就會變成冷冰冰的墓碑。   “不能上高中,也不能上高職五專,一個國中畢業生能做什麼?”聖耀懊喪著自己崎嶇的前途,但他很快就寬心了。   “幹,我要前途做啥?我這種倒楣鬼最適合撿垃圾了,因為垃圾不會死。”聖耀自我解嘲著,但心情還是黑暗一片。   “哈,總之我是最不能當總統的人了!”聖耀一想到臺灣被隕石砸毀,不禁苦中作樂地哈哈大笑。   聖耀赤裸躺在床上,左右手都綁上白色的繃帶,繃帶殷紅一片;那是聖耀用美工刀在掌心各劃一個大叉的結果,聖耀希望這樣自殘的舉動可以使凶命破局。  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,心想:“除了揀垃圾,我還可以做什麼?越孤僻的工作越好,但又能養活自己,又不能靠學歷……”   黃色的床頭燈照在棕黑相框上,相框裡是一張他跟三個死黨穿著制服的合照。三個死黨真的都是死黨了。   “喂,對不起啊。”聖耀愧疚地看著相片。   幾個死黨沒有說話,臉上堆滿誇張的笑容;但聖耀知道他們不會原諒他的。   國鈞將來要當計程車司機,千富要繼承他爸爸的鐵板燒店,而志聰國中畢業馬上就要去加拿大念書。他們的未來全卡在遊覽車上,再也無法前進。   聖耀在腦中計算著目前死去的親人,大前年死了兩個,前年死了五個,去年死了九個,真是屍橫遍野,自己好像買了張年年漲停的死亡股票。   “不過今年親戚裡只死了小表弟一個人……不對,那是因為大家都死得差不多了。”聖耀數著數著。   此時聖耀聽見輕輕的敲門聲,聖耀趕緊穿上衣服,將門打開。   媽媽拿著燉好的雞湯走了進來,默默地坐在床邊,她心疼地看了看聖耀綁滿繃帶的雙手。   “我們再去找別的算命先生看看,說不定不是那樣的。”媽媽的眼睛堆滿了淚水。   “不要那樣子,那樣我也會哭的。”聖耀用手上的繃帶拭去媽媽眼中的淚水。   “媽媽知道潭子有個濟公廟,裡面的濟公活佛很有名的,明天我們就去……”媽媽說著說著,眼淚又掉了下來。   “好,你住址給我,我自己一個人去行了。”聖耀安慰著媽媽,他心裡也有些許希望。   “媽媽不怕,媽要陪著你去。”媽媽哭著,她甚至比自己的孩子難過。   “那樣我就不去。”聖耀堅持。他不能再失去母親。   此時打開的房門邊,躡手躡腳走進一隻黃色的老狗,雙腳貼在床緣。   它不再年輕,再也無法一躍跳到聖耀的床上。   “麥克,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會離開我。”聖耀抱起麥克,讓它四腳朝天躺在聖耀的大腿上。   自從聖耀的國小開始捕狗,聖耀就把麥克帶回家避難,一避就是五年。   “那媽媽打電話去問住址。”媽站了起來,指了指雞湯:“要喝光光。”   “知道了,麥克會保護我的。”聖耀笑著,在媽媽面前他要勇敢。   麥克點點頭,咧開大嘴吐舌,露出所剩不多的牙齒。   就這樣,隔天聖耀搭上計程車,一個人前往潭子濟公廟問命改運。   “也就是說,弟子沒事?”聖耀驚喜問道。   乩童微晃著身體,神智迷蒙地點點頭。   “那這個呢?”聖耀打開手中的繃帶,露出被打了大叉叉的魔鬼臉。   “滾!”扶乩的乩童大吼,神智頓時清朗無比。   “還是不行?”聖耀哭喪著臉。   “滾!”乩童嘶聲厲喊,跨下的椅子頓時碎裂,一屁股跌在地上。   聖耀落寞地離開,從此,他不再問神拜佛。   不是因為神佛幫不了他,而是怕他莫名其妙誤殺了民間信仰。   不過,聖耀還有一個人可以給他意見,至少,在他們還沒熟絡起來前。   冷冷清清的地下道裡,貼滿了尋人啟事、失蹤人口海報、各種直銷公司教你發大財的文宣。   聖耀遠遠地看著一個破舊的老算命攤。幸好,老算命仙是個大膽的好心人。   老算命仙的攤子前有個中年婦人滿臉哀愁,不斷詢問離家數月的丈夫何時歸來,老算命仙蔔了個卦,歎氣搖搖頭,細聲開導中年婦人。   聖耀耐心地站在賣廉價圍巾的攤販前,等著老算命仙的指示。   許久,中年婦人終於落寞地離開。   老算命仙若無其事地拿起毛筆,在地上撿起一張失蹤人口的協尋文宣,在背面寫了幾個字,揉成一團,隨意丟在地上。   聖耀彎腰撿起它,感激地看了老算命仙一眼,老算命仙閉上眼睛,專注地聽著收音機嘰嘰喳喳的廣播。   聖耀打開紙團,裡面寫著:“黑道王者,亡黑道者。”   這就是凶命的用處?   進入黑社會,用與生俱來的凶命,去殲滅所有的暴力組織,這或許真是凶命唯一的用途。   但,聖耀知道這個任務一點也不適合自己。他沒有當流氓的天縱資材。   聖耀無法想像尖刀刺進別人身體裡,把內臟攪得亂七八糟的狠勁。   聖耀當然更無法想像,自己必須跟一大群樂意把尖刀刺進別人身體裡的牛鬼蛇神相處,甚至當上這群流氓的老大!   天知道哪一天自己會被砍成什麼難以辨認的模樣,這比自殺恐怖太多了,說不定凶命就是在等善良的自己被亂刀砍死的倒楣時刻。   “不如進立法院吧,那裡的流氓比較高階,至少不會整天動刀動槍的。”聖耀坐在椅子上想著,反覆端詳老算命仙寫給他的紙條。   也許,立法院裡的黑金流氓都除去了,是件比毀掉基層黑社會還要偉大的事業,畢竟流氓的層級計算,很可能不是依照兇殘的程度,而是依照流氓所搜刮的金錢數目。   “不行,要是好的立委都死光光了,那樣也很麻煩,況且人家也是有家庭的。”聖耀總是為他人著想。   況且,要當上立法委員,恐怕要死上一堆樁腳、選民、助選員、共同參選的候選人,自己簡直是踩著鮮血跟冤魂“選”上立法委員的。   “總之,我的前途要不就是是黯淡沒希望的,要不就要死上一堆人,我簡直是天生的大魔頭。”聖耀的頭滴滴答答地敲著桌面,相當苦惱。為什麼一個國中生要煩惱這種離奇的鳥事?!   這時,聖耀的媽媽敲著門,聖耀輕拍自己的雙頰,打開了門。   媽媽憂心忡忡的,拿著一大碗紅豆湯放在桌上,她看見聖耀額頭上紅通通的,忍不住又捕上一記爆栗:“又在撞桌子?”   “唉。”聖耀拿起湯匙,舀起一口湯,滿臉無奈。   “先跟你說,媽絕不願意你去當流氓。”媽媽嚴肅地說。   “放心啦媽,我也不敢啊!”聖耀喝著紅豆湯,紅豆湯的甜度是他最喜歡的。   “那你要考高中還是五專嗎?”媽媽問,臉色稍緩。   “可以不考嗎?我怕念的學校會燒掉。”聖耀苦笑,他很認真。   “媽也不贊成你去考,但媽也很擔心你以後要怎麼辦。再怎麼說,不管你的命多——多奇怪,媽都希望你不光是平平安安,生活也能很安穩啊。”媽說。   “生活得很安穩,其實也不會很難,只是薪水一定不多。”聖耀安慰媽媽:“但日子一定比當流氓好。”   “那?”媽媽說。   “我去當端盤子的吧。”聖耀說,一口氣把紅豆湯喝光光。   “那怎麼行?你總不能端一輩子的盤子吧!”媽媽著急地說。   “那就邊端邊瞧吧。”聖耀堅定地說。   “阿耀——”媽媽不知道該說什麼。   “不要為我擔心。”聖耀擠出一個微笑。   媽媽不再異議,只是憐惜地看著自己的孩子。   孩子背負著奇凶的命運出世,作媽媽的,心中總是掛著深沈的自責。   媽媽只希望,她能夠在凶命的威脅下,陪著苦命的孩子久一點,再久一點。   甚至希望,她能看見孩子脫離凶命的那一天。   就這樣,聖耀在國中畢業後(他沒參加畢業典禮,以免典禮會場崩塌),就以小小的年紀,穿上白色襯衫、黑色打折褲、擦得光亮的黑皮鞋,走進歌聲飄揚的民歌西餐廳。   聖耀端起了盤子,就在“光影美人”。


交易選擇

見面

Hong Kong

西鐵線或荃灣線


其他用戶仲睇咗

大偵探福爾摩斯1~10

大偵探福爾摩斯1~10

HK$3325

大偵探福爾摩斯 21~30

大偵探福爾摩斯 21~30

HK$3324

大偵探福爾摩斯 11~20

大偵探福爾摩斯 11~20

HK$3319

大偵探福爾摩斯19

大偵探福爾摩斯19

HK$308